您目前正在使用IE6或IE7浏览器,本网站不提供对IE6和IE7的完整支持,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点击此处下载

首页 > 政务公开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我国可回收垃圾资源化现状

来源: 城乡建设》杂志

发表于:2018年03月01日

        生活垃圾源头分类收集可分为两类,价值分类收集和环保分类收集。以经济收益为基础,材料循环利用为目的的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可称为价值分类收集,这类收集主要体现为材料的回收利用,如废纸、废金属、废玻璃、废塑料等回收。我国普遍存在的废品回收就属于这一类。以降低垃圾处理过程有害物质排放为基础,推进垃圾处理效果环境友好为目的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可称为环保分类收集,家庭有害垃圾的单独收集就属于这一类。价值分类收集客观效果实现了垃圾回收利用。

        生活垃圾处理可划分三种方式即回收利用、焚烧处理与填埋处理。回收利用又可划分为三种方式:一是保持其原有的使用功能的直接回收利用,比如将啤酒瓶等经过清洗后重新作为啤酒瓶使用;二是不再保持其原有的形态和使用性能,但还保持利用其材料的基本性能,如废金属回收利用、废纸再生、玻璃再生等;三是不再保持其原有的形态、使用性能和材料的基本性能,但还保持利用其部分分子特性等如生物质有机垃圾的好氧堆肥、厌氧发酵等。

        先进国家垃圾管理战略或者说垃圾处理方式的选择原则是:首先,尽可能避免产生垃圾,产生了垃圾后尽可能进行回收利用,其中包括尽可能对可生物降解的有机物进行堆肥处理或厌氧消化处理;其次,尽可能对可燃物进行焚烧处理并进行余热利用;最后,对不能进行其他处理的垃圾进行填埋处理。这里“尽可能”的含义就是以经济条件许可为前提,具体地说要考虑市场需求与成本。回收利用后的剩余垃圾处理主要有卫生填埋、焚烧处理两种方式。我国生活垃圾管理的原则是“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这与发达国家的垃圾管理战略是一致的。

        一、价值分类收集在城市中一直存在

        到目前为止,我国绝大部分居民在家庭中对废纸、塑料瓶、易拉罐等价值较高的废物作为废品单独收集,然后卖给“回收工”(俗称“拣破烂”或“拾荒人员”,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在城市居民区流动的或半固定的收集废旧物品,然后再卖给废旧物资回收站)。

        我国目前从事“拾荒”人员还没有准确统计数据,根据典型城市的调查估算,应在600万人以上,是环卫系统职工总数的2倍以上(实际上,有部分环卫职工也在垃圾收集过程收集废品),这些人员以此为谋生手段,也许并不清楚环境保护或循环经济的概念,但收什么垃圾可以挣钱是很清楚的,不能挣钱的垃圾肯定是不会收的。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生活垃圾的价值分类收集。

        我国总体上属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很大,农村剩余劳动力多,劳动力成本低,这种状况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设想如果就业充分,不能就业的人也有比较好的社会保障,这种状况就会改变。

        由于我国通常将城市垃圾中可回收的物品一般称为“废品”,将其余垃圾俗称为垃圾,其中,被称为垃圾的收运和处理由城市环卫部门负责,而废品的收运和处理由其它部门负责。因此,城市建设部门统计的城市垃圾清运量基本不能反映“废品”部分,此外,由于统计内容的差异,我国城市垃圾的回收利用水平难以得到全面有效的统计。

        二、废纸回收

        废纸通常是生活垃圾可回收物中最大的部分。在电子阅读产品普及以前,废纸在生活垃圾中所占比例的增加常常伴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

        尽管这些年我国纸消费量不断增长,2014年达到1.0071亿吨,但我国人均纸消费量仍处于较低水平,人均纸年消费量左右75.4千克,约为发达国家的三分之一。在人均纸消费水平较低的情况下,废纸回收率难以达到较高数值,一方面不能回收的废纸如卫生纸等占有较高的比例;另一方面,短时间内不会废弃的图书、杂志等也占有较高的比例。

        高回收率往往是在高消费的条件下实现的。例如,对比德国1995年到2014年的纸消费量、废纸收集量、废纸收集量可以发现,1995年废纸收集率为67%,2014年废纸收集率提高到74%,废纸收集率增加了7个百分点。但未单独收集利用的废纸量并没有减少,1995年是515万吨,2014年是529万吨,未单独收集利用的人均废纸量达到60千克以上。

        对于废纸回收利用水平不能简单地对比回收率,需要考虑消费量和实际废弃量。我国废纸回收实际状况足可以说明废纸回收率是比较高的。尽管我国的废纸回收率还不到50%,明显低于发达国家和发达地区废纸回收率,但如果在相同消费水平条件比较,我国废纸回收率又显著高于发达国家如美国、日本。

        国内有人认为我国废纸回收率较低,我国废纸回收的潜力还很大,这是不符合事实的。人均消费量高,回收率即使很高,绝对废弃量仍然较高。人均消费量低,回收率不高,绝对废弃量却可能较低。例如:人均年消费量200千克,回收率65%,废弃比例35%,人均年废弃量为70千克;人均年消费量50千克,回收率30%,废弃比例70%,人均年废弃量为35千克。例如,2013年美国废纸回收率达到63.3%,其中,废报纸的回收率为67%,废纸箱的回收率为88.5%。我国没有确切的废报纸和废纸箱的回收率统计,但从办公室和居民的抽样调查看,废报纸和废纸箱的回收率都在95%以上。

        美国2012年废纸回收率65%,而进入垃圾处理场中的废纸为14.8%;日本东京废纸回收率接近80%,而日本东京垃圾焚烧厂焚烧垃圾的废纸含量在40-50%;我国废纸回收率不到50%,而进入垃圾场废纸含量不足5%。这些都充分说明,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废纸回收水平名义较低、实质较高,或者说废纸回收水平实际上高于发达国家。

        三、废塑料回收

        废塑料是生活垃圾可回收物中增长最快的部分。根据《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年度报告(2014),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公布的数据,2009-2013年我国废塑料回收利用率为23-29%。

        上述废塑料回收利用率计算方法是用废塑料回收量除以塑料消费量,而不是国际上通行的算法,国际上废塑料回收利用率的计算方法是用废塑料回收量除以废塑料产生量,这样计算方法更符合实际,因为在塑料消费中,占有较大比例的工程塑料不会在短时间内转变为废物。如果按照国际通行的废塑料回收利用率的计算方法,我国废塑料回收率将由23-29%变为41-47%。

        由于统计口径不一致,我国废塑料回收利用水平被严重低估。以欧盟为例,欧洲塑料协会不仅把废塑料材料回收利用统计为回收利用,而且把进入带有余热利用的垃圾焚烧设施废塑料也算作回收利用。例如,德国2013年废塑料产生量568万吨,统计废塑料回收利用率为99%,其中57%是进行焚烧处理并余热利用,42%是作为材料进行回收利用。而作为材料回收利用的42%部分,有超过一半即23%为出口处理,作为原料进行回收利用只占1%,其余18%作为功能性材料进行回收利用。

        根据欧洲塑料塑料协会的统计,2006年欧盟27个国家废塑料产生量2460万吨,回收利用率46%,其中,材料回收利用为19%,焚烧利用为27%。到2014年欧盟废塑料产生量2590万吨,回收利用率提高到69%,其中,材料回收利用为30%,焚烧利用为39%。这期间,伴随着生活垃圾填埋比例降低,焚烧比例的提高,欧洲废塑料材料回收利用与焚烧利用都有明显增长,而且废塑料焚烧利用增长略高于材料利用的增长。

        扣除废塑料焚烧回收利用部分,中国内地废塑料回收利用率明显高于欧盟。以2012年数据作为对比,中国内地废塑料回收量是1600万吨,废塑料回收率是46.9%,进口废塑料量是888万吨,合计回收废塑料是2488万吨,废塑料使用量占当年塑料消费量比例为45.5%。而2012年,欧盟(27国)废塑料回收量是660万吨,废塑料回收率是26%,欧盟回收的废塑料45%约300万吨用于出口(其中87%出口到中国大陆),实际欧盟本土废塑料使用量约360万吨,废塑料使用量占当年塑料消费量比例为8%。

        据日本塑料制品协会公开统计数据,2014年日本废塑料排出量926万吨,有效利用量768万吨,有效利用率达到83%。这一利用率看起来很高,但实际上如果只计算材料回收利用233万吨,回收利用的比例也只有25%。日本之所以统计出这么高的有效利用率,是由于其把进入生活垃圾焚烧厂的废塑料也算作有效利用,只要这个生活垃圾焚烧厂是有余热利用。

        此外,进行材料回收利用的废塑料大部分用于出口(2014年出口160多万吨,其中90%是出口到中国大陆),在日本本土进行的材料回收利用不足7%,在这7%中,还包括约3%喷入高炉作为还原剂利用。因此,日本废塑料中作为塑料原料回收利用的比例只有4%。

        美国塑料回收比例约为10%,2012年8.8%,2013年9.2%(2000年回收比例5.8%)。废塑料产生量约为废纸的一半,2013年约为90公斤/人,2013年废塑料产生量2900万吨,回收量270万吨。2012年美国出口废塑料215万吨(其中出口到中国进口169万吨,占79%),在美国本土的回收率只有2%左右。

        综上所述,中国废塑料实际回收利用率也明显高于日本、欧洲、美国等发达国家。

        四、易拉罐回收

        铝制饮料罐(俗称易拉罐)是单位重量回收价值较高的废物,具有反映生活垃圾回收利用水平的典型意义。

        我国易拉罐回收利用水平没有确切的统计,实际上也明显高于发达国家的回收率。例如,2015年3月16日,欧洲铝制饮料罐回收利用率达到创纪录水平。2012年欧洲29个国家铝制饮料罐回收率达到69.5%,回收量为275亿个,相当于39万吨再生铝。欧洲铝业协会(The European Aluminium Association(EAA))认为这一接近70%的回收率具有里程碑意义,对于实现2020年80%的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1971年,美国俄勒冈州(Oregon)通过第一个回收瓶子议案,其它9个州也随后实施类似议案,即退还瓶类容器支付5-10美分。1972年,在美国华盛顿州首先成立回收中心,接受啤酒瓶,铝罐和报纸。根据美国环保署统计,美国铝制易拉罐的回收率1980年为37.6%,1990年达到63.9%,近几年保持在55%左右。

        由于不同国家统计口径不同,简单比较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并不能完全反映回收利用水平。根据中国内地废纸回收量,通过类比法估算出2014年中国内地生活垃圾回收利用水平约为27%,名义上高于日本,低于美国、欧洲以及德国,但实际并非如此。

        日本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约为21%,美国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为34%,但实际上日本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水平明显高于美国。例如,近几年,美国的铝制易拉罐回收率只有50-55%,而日本铝制易拉罐回收率达到90%以上。美国的塑料回收利用率约为10%,而日本则达到20-22%。

        日本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约为21%,德国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是65%,实际上日本与德国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水平是相当的。

        德国把大量园林垃圾都列为回收利用中,日本没有。德国把一部分余热利用率高的垃圾焚烧厂也算作回收利用。2013年,德国焚烧生活垃圾2190万吨,炉渣产生量约为576.94万吨,在焚烧的炉渣中还回收了46万吨铁类金属和5.8万吨有色金属。

        德国是分类收集比较严格的国家,但是,垃圾焚烧炉渣量超过25%,焚烧后从炉渣中回收的铁类金属占焚烧垃圾量2.1%,有色金属量占焚烧垃圾量0.26%。人们常说国内没有垃圾分类,可与德国相比,国内焚烧生活垃圾炉渣占焚烧垃圾的比例以及焚烧后金属占焚烧量的比例都较低,德国分类后焚烧的生活垃圾还有那么多的炉渣,那么多的金属,与国内很多人的想象大相径庭。日本的炉渣量占焚烧垃圾量10%左右,炉渣中金属占垃圾量1%左右,都只有德国的一半。

        新加坡环境部门公布的数据表明,2014年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60%。这一结果的统计口径是,垃圾产生量751.45万吨,回收利用量304.34万吨。新加坡居住人口553.5万人,按照这一统计口径,人均垃圾产生量1.36吨/年,相当于3.72千克/日,包括建筑垃圾以及工业垃圾。高回收率伴随高产生量。

        此外,由于统计口径的不同,回收率提高了,新加坡环境部门公布的垃圾回收率是49%,2014年增加到60%,生活垃圾焚烧量不仅没有降低,而且还增加了26%,尽管新加坡规划的垃圾回收率还在不断走高,2030年要达到75%,垃圾焚烧厂也在大幅度扩容。

        很多人对国内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水平常常缺乏客观的判断。可回收垃圾收集的主体是捡破烂的拾荒人员,垃圾回收利用产业链完整、市场规模效益大,是我国的特点,也是其他发展中国家不具备的优势。

        我国生活垃圾回收利用水平实际上已经很高了,高于任何一个发达国家,以废纸、废塑料计算,我国人均进入生活垃圾最终处理厂(场)废弃量约为日本、德国的50%,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

        我国垃圾回收利用为全球做出了巨大贡献,根据国际固体废弃物协会2014年公布的研究报告,中国大陆进口了所有发达国家废塑料交易量的56%,废纸交易量的51%。正如《废物星球》的作者亚当·明特所言,“美国的废品回收率远低于中国,因为金钱的驱动性更强。没有哪一种文化能像‘穷人的文化’那样,如此鼓励提高回收再利用率。因此,从某个角度来说,随着国人生活水平的迅速提高,不再稀罕卖废品那点钱,中国的废品回收率就开始下降。但同时,中国自身产生的废品正越来越多。”

        供给侧改革大环境下如何推进垃圾回收利用。“供给侧改革”是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经济发展改革的主要任务,所谓“供给侧改革”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含义是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

        生活垃圾的回收利用同样面临这样的近况,具体表现为废品价格和需求呈下降趋势。2016年12月,习近平主席在中央深改组会议上提出要“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2017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要“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垃圾分类制度的具体内容还没有公布,但我国推行生活垃圾分类的初衷主要是进一步提高生活垃圾回收利用水平。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2016年2月6日)提出,到2020年力争将垃圾回收利用率提高到35%以上。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的通知(国发〔2016〕74号)指出,“推动餐厨废弃物、建筑垃圾、园林废弃物、城市污泥和废旧纺织品等城市典型废弃物集中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推进燃煤耦合污泥等城市废弃物发电。选择50个左右地级及以上城市规划布局低值废弃物协同处理基地,完善城市废弃物回收利用体系,到2020年,餐厨废弃物资源化率达到30%。”

        生活垃圾中低值废弃物回收利用大多属于“低端供给”,如何在供给侧改革大环境下推进垃圾回收利用是认识挑战也是现实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