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正在使用IE6或IE7浏览器,本网站不提供对IE6和IE7的完整支持,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点击此处下载

首页 > 政务公开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如何处理电子污染

来源: 电子发烧友网

发表于:2018年01月26日

        电子垃圾污染主要是由于电子产品的过期而废弃引起的废品污染。因为在电子产品中含有多种有毒物质,随意地废弃给环境造成了巨大的污染。目前电子垃圾污染给环境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当今随着电子产品废弃量的增加他逐渐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电子废物又称电子垃圾,我国的法定名称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加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管理,发展循环经济,可以变废为宝,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减轻资源约束和环境污染压力,提供就业机会、带动地方经济发展,推进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建设,意义重大。

  电子废物日益增多是大势所趋随着家用电器的更新换代和消费观念的不断升级,我国居民家中的“四机一脑”(电视机、电冰箱、空调、洗衣机、电脑)越来越多,放在家中占地方、扔掉又舍不得。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数据,2013年我国电子废物总量在230万吨以上,虽然约占城市生活垃圾量的1%,但远高于固体废弃物的增长速度。

  电子废物中含大量有毒有害物质,影响人体健康。如线路板含铅、镉、汞;阴极射线管(CRT)显示器含铅和镉;电池、半导体、贴片电阻含镉;铁质机箱、磁盘驱动器含铬。铅、铬、镉等会对人体产生伤害,如铅会破坏人的中枢神经和脑神经系统、血液系统、肾脏及生殖系统。线路板、塑胶外壳和电线中含多溴联苯和多溴联苯醚等,影响人的内分泌系统和生殖功能。

  由于某些处理环节会造成环境污染,环境成本“内在化”后也不产生多大效益;将居民家中的废旧家电收集起来要花较大成本,发达国家因而希望将“电子废物”转移出去。电子废物回收利用产业由日本、我国台湾地区向大陆沿海地区转移就是例证。我国怎么办?是由贵屿等东部地区向中西部转移,还是进入园区“变废为宝”,是我们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为加强废弃电子电器产品管理,从1996年原国家环保总局《固体废物进口环境保护管理暂行规定》,到2009年《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的国务院令,2013年12月财政部等部门的《关于完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等政策的通知》,2015年2月国家发改委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2014年版)》,相关政策、法规和标准体系日臻完善。

  从2012年起,我国发布了五批享受基金补贴的企业名单,基本覆盖全国各地;有资质企业年处理能力超过1亿台(实际可能更多)。经过多年发展,我国电子废物回收、加工利用和处理处置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技术水平逐步提高,解决了大量进城农民就业问题,形成了一定的发展模式和宝贵的管理经验。

  如何处理电子污染多措并举,提高电子废物综合利用水平针对新情况和新问题,因地制宜,加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回收、拆解、再利用和最终处置的管理,促进循环经济的健康发展,十分迫切。

  加强顶层设计,降低管理成本。用和处置的生命周期中,应特别重视金属回收方式创新和废水集中处置,防止“二次污染”,不必将社会回收体系集中到一起乃至完全取缔。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格林美公司时指出:“变废为宝,循环经济是朝阳产业。格林美是我见到循环经济企业中做得最好的一家。”新天地、伟翔等公司类似的做法也值得总结;对形成一定特色的子牙、汨罗、太仓、台州等园区管理模式,也需加以总结并推广。

  合理参与“废物”国际循环。在不违背《巴塞尔公约》关于禁止有毒有害废弃物越境转移前提下,进口可以节约能源、减少污染物排放的废弃电子电器产品,既承担中国产品出口“生产者责任”的延伸,又能作为原生资源的重要补充,是一举多得之事。采取经济手段,如降低废物进口关税、提高原料出口关税、加强进口废弃物检查乃至随机抽查等措施,促进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利用产业的专业化、制度化和法制化,杜绝“洋垃圾”。

  提高意识,形成政府、企业和公众联动机制。开展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教育、绿色生活方式教育,形成政府、企业和公众参与的社会治理结构。政府应制定行业发展规划、规则和管理办法,创造“三公”的市场环境,并对相关活动进行监督。发挥行业协会的桥梁作用,实现政事分开、政社分开;开展行业服务、促进公平竞争。企业应用好信息技术,自建回收体系或平台,为循环经济发展提供源头保障。应提高公众参与的自觉性,为废弃电子电器产品的回收利用产品发展奠定基础。

  完善法规体系,加强监督执行。进一步明确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管理目标:资源导向还是环境导向;规定有害物质的替代或禁用限期。从分类、运输、仓储、维修、二手市场、资源化利用、处理处置等环节入手,明确管理责任、回收标准;推动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明确监管部门及其责任,加强监督。加大执法力度,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加强对基金征收、使用、减免和回收处理厂的资质认定,加强海关、工商、税务、质检和环保等部门的监察执法力度和监督管理,促进产业健康快速发展。

  开展相关政策前期研究。旧物包装好放在指定地点,付费并定时让废物处理公司拉走,这是国外的“排污者付费”或“扔旧付费”制度。随着我国废品回收人员的减少和居民家庭废旧电器的增多,必然会从“废物卖钱”转向“扔旧付费”。无论是《目录》管理,还是生产者责任延伸,最终均要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收取基金虽然简便,但将加大企业竞争压力。开展电子废物回收费用机制研究并提出相应政策转型,应尽快提上议事日程。

  只有加强“圈区管理”、提高技术水平、避免“二次污染”,电子废物才能变废为宝。

  “二次污染”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二次污染”不容忽视。个体户是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的主力军。受资源效率、环境意识,以及资金、技术、设备、人才和市场等方面影响,小作坊对废弃电子电器产品的处理方式粗放,有用成分的回收利用水平较低,凭一把锤子、一个硫酸池来提取电路板中贵重金属的现象依然存在,造成严重的“二次污染”。

  “洋垃圾”问题偶有出现。“七类”废物是我国铜、铝等金属的主要来源,因提取有用元素和最终处置等环节污染环境,原国家环保总局等五部委局1996年联合发文,要求加强“七类”废物定点企业管理和配额制。虽“洋垃圾”进口有所减少,却滋生出审批的“寻租”和指标的“倒卖”问题。

  拆解生产线增长过快。《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规定,处理四机一脑产品,可获得每台35—85元不等的补贴。实施中出现两种情况:一是不同产品间得到补贴的废物处理量占比差别明显,如报废空调器处理量约占总处理量的0.01%,报废电视机处理量占总处理量的94%;二是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抬高了电子废物的回收价格;基于7%的报废量和周边收集的累计,总量高估导致拆解生产能力上得过多过快,“吃不饱”问题突出。

  营改增后企业税负重。虽然国家对部分企业免税,但因不能开增值税发票,无进项税抵扣相当于又征收了该部分增值税,实际税负加重。企业在出售废旧物资时,原来按5%全额上交税金;营业税改增值税后按17%上交税金,结果税负水平增大。与此同时,享受基金补贴的资金到位迟,也影响企业的正常运营。

  存在社会偏见。回收人员被视为是收捡破烂,受到某种程度的歧视。当商品被冠以“再制造”或“循环材料生产”时,其质量便受到怀疑。由于再生资源产业中很大一部分企业处在规模以下,导致我国再生资源产业利用率和产业规模等数据失实。

  我国被要求承担生产者延伸责任。欧盟《关于报废电子电器设备回收指令》WEEE和《关于在电子电器设备中限制使用某些有害物质指令》RoHS)的实施,我国的家用电器和机电产品出口企业被要求承担回收责任,安排回收利用成为内在要求。